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彩网登陆 > 银莲花 >

要不要一齐用云云的美丽款待春天?

归档日期:03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银莲花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日子和生活有区别吗?当然有!日子是社会属性的,是按照作息时间表一天天地周而复始,平淡反复,在柴米油盐与工作赚钱中累积着岁数;生活是个人属性的,是在必需的日用之外,寻一些自我满足的快乐,或许于他人无用,甚至被视为无聊,但在自我追求的养成中却能凝聚出精气神。

  展现在您面前的这个“风雅集”的版面,就是希望通过分享一些看似“无用的游戏与享乐”中实现的自我满足,而传达一种积极、乐观、追求极致的生活态度。

  更重要的是,“雅集”不仅仅是一个展示的平台,更是一个“类聚”的道场——让可以把日子装点成生活的那些小而美好的细节,成为被更多人掌握的乐趣。让时间变得跟自己更加相关,这就是我们这个版以及这个版所关联的系列活动的宗旨。

  如果您身在某个好玩有趣的“组织”,如果您想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,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并留言,或发送邮件至:。

  冰化了,河开了,街边毛茸茸的玉兰花苞也开始变大了……不知不觉中,春天的脚步越走越近。3月2日下午,临近“女神节”,15位“青睐”会员来到位于朝外SOHO的鸿院,跟随罗昕老师体验日式插花艺术,用一场繁花的盛宴迎接即将桃李争妍的春天。

  周末的商务区,没有了平日的喧嚣,一路过来,越走人越少,乘坐“专梯”来到9层,向左一转就是鸿院。与外面高楼林立、大面积灰色玻璃幕墙的现代风格截然不同,室内是以原木色和白色为主的空间,墙上精心点缀着书法和画作,墙角绿植掩映,整个画院被分割成一个大厅与若干个教室。

  会员们陆续到达,先到的人四处漫步,观赏着墙上的画作,体味着移步换景的室内空间,心绪也在这古雅的氛围里慢慢宁静下来。大厅里已布置好两排条案,每个位子前都摆放了一份插花用具,而为了保持新鲜,花材还养在水桶之中,尚未分发。授课老师罗昕正在忙碌地进行准备工作。

  罗昕,现任池坊花道讲师,跟随日本池坊花道副总华督堀江森月先生学习八年,曾参与多次池坊花道展。

  她说,自己与花道的缘分,始于参观老师的一个小型花展,感觉一下子被打动,从此开始跟随老师学习。八年来,她一直走在研习花道的路上。罗昕说,她的老师已经学习池坊花道三十余年,而老师的老师已学习了五六十年。他们都是在边学边教。因为每个年代的审美是有差异的,会有新的花形风格出现,不学习就意味着停留在原地。

  罗昕素面朝天,身上还穿着便于劳作的围裙。说起话来,她也是柔声慢语。但是从她为课程所做的准备工作中,能体味到她柔和外表下的认真和坚持。

  罗昕当天早晨7点就到位于五环外的来广营花市选购花材。9点到达场地后,便开始各项琐碎的准备工作:泡花泥、切割矿泉水瓶、切花泥、填充进瓶。其间,有些早晨采购时形态不错的花,因为教室温度较高,很快就全开了,使用效果不好,她中途又去附近补充了一次花材。回来后把各种花材按人数分配好,再创作两个示范作品。等这一切搞定,已经有会员到达教室了。老师笑着说,她的素面朝天是不得已而为之,原计划是搞定所有准备工作后,梳洗打扮一下的。但当时离上课只有十几分钟了,她习惯于在课前有一段稳定静心的时间,所以只能省略梳妆的环节了。

  这次体验课,会员们学习的是池坊花道中的“自由花”。在创作过程中,大家没有使用什么技巧,头脑中也没有什么规矩,就是自由地去表达自己眼中的美。最终的作品,形态各异,摇曳生香,就像它们的创作者——我们当代的女性,活泼、自由,生动了整个春天。

  池坊花道是日本最古老的花道。花道创立之初,主要被用于祭祀、祈祷等场合,美并不是它的主要追求,而是要满足功能性的目的。所以池坊的传统花形,往往会营造出一种庄严的氛围。它从来不是喧嚣热闹的,而是有自己独特的意境。相比较而言,“好看”是一种浅层的需求。优秀的插花作品,会有使人一进入某个空间就被凝固住的力量。

  日本花道在其发展历史中,现有的已成规模的流派有200多个,如将只有一两个人的花道流派也算上的线多个,几乎都是从池坊分离出去的,可以说池坊的历史就是日本花道的历史。所以“池坊”不像其他流派一样被称为“XX流”或“XX派”。

  日本之所以能形成流派众多的花道,与当地的自然环境有关。日本的森林覆盖率高达2/3,植物种类丰富,气候宜人,一年四季,都有非常丰富的花材可供选择。

  池坊花道起源于佛前供花,历经数百年传承,于日本室町时代确立形成。在佛教传入之前,日本就有名为“依代”的祭祀活动。人们认为高大的常青树木可以召唤神灵的降临,所以会选取高大的松柏加以装饰,在树下唱歌跳舞,祈求上天保佑风调雨顺。演化到现在,各种借助植物为载体的祭祀活动在日本依然存在。最常见的就是日本的新年之前,家家户户都要在门口摆上门松。门松由松竹梅和叶牡丹等花材制作而成。摆上门松就是在告诉神灵:我家收拾干净了,可以请您来做客啦!

  提及日本花道,我们往往马上会想起身着和服、低眉垂首的日本女子。但是罗昕说,最初日本女性是不插花的。直到江户时代,随着花形的简化以及西方思潮进入日本,女性开始学花,花道逐渐成为女子出嫁之前必须学习掌握的技能,插花也变成日常化的行为。在日本,插花是一种职业。几百年前就有专门的插花职人,室町时代有为天皇插花的“同朋众”,亦有池坊的僧侣为普通百姓插花祈福。在当今的日本社会,插花的普及程度非常高,可以说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常态,在各个角落随处可见。

  但是在这种高度普及的社会现状之下,专门研习花道的日本年轻人却变少了。而在中国,花道的推广普及正处于方兴未艾的发展初期,市场巨大。

  池坊的花形分为“立花”“生花”和“自由花”。三种花形依次出现。最早的“立花”表现的是大自然中的山川河流景观,它的上、中、下段分别代表远景、中景、近景。“立花”在将军武士的时代形成,作品非常端庄,气场强大。

  “生花”出现于江户时代,主要表现植物生长的样子,由“真”“副”“体”三个部分组成。与“立花”相比,它的枝条明显清瘦许多。

  明治维新以后,西方自由思想进入日本,西方的花材被引进,西式房间出现,在这种大环境下,“自由花”应运而生。它强调表达自由和结构的创新。同时,素材的选择更加广泛,金属、塑料、木片、丝棉都可以作为素材被使用。

  初学者一般从自由花和生花入手。如果一开始就学习立花,老师笑言,那真是会疯掉的。

  40分钟的理论课程结束后,进入了实操环节。这次“青睐”会员体验创作的就是前面提到的“自由花”。

  花器采用风吕敷包裹的形式。风吕敷的本意是洗澡时包衣服用的包袱皮,在此可以理解为能够包万物的方巾。有了这块小小的方巾,很多东西都可以成为花器。会员们使用的就是一种随处可见的环保花器——矿泉水瓶。方形塑料瓶,把其中一面剪开,塞入花泥,外面裹以日式风情的方巾,就能成为充满和风的花器。

  大家首先跟随老师学习用方巾包裹水瓶。可别小看这包裹、打结的动作,看似简单,有的会员一步一步认真地做下来,可最后的成品却更像儿时用手绢叠成的小老鼠。

  用做主花的是银莲花。银莲花有多种颜色,这次我们选用的是紫色和红色。其他的花材包括线秀菊、飞燕草、日本石竹。其中线秀菊枝干的姿态非常美,同时它又非常适于用做陪衬,不会喧宾夺主。

  罗昕老师介绍完花材就开始现场示范。她告诉大家,所谓“自由花”,首先是指表达的自由。任何事件、心情都可以成为主题。其次,是结构的自由,没有必要一丝不苟地照着老师的示范操作。在造型上,可竖直、可倾斜、可横卧,但不要平均用力,各种造型全部采用。

  老师的示范结束后,大家纷纷动起手来。十多分钟之后,手快的会员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作品。

  罗昕说,每个作品都能体现出创作者的性格。这句话在“青睐”会员的作品中得到了准确的体现。一位性格开朗、快人快语的会员,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体现出花草蓬勃旺盛的生命力,而不喜欢修饰加工痕迹过重的造型,于是她把所有的花材都基本竖直向上地插入花泥,高度也未做大的修剪。最终,在一桌小巧的日式插花中,她的作品可谓鹤立鸡群。可惜,由于花形过高、花材过多,小小的花器已重心不稳,老师刚一碰就向前倾去。

  罗昕肯定了她的创意,但同时指出,旺盛蓬勃并不意味着把所有的花材堆放在一起。日式插花讲究线条、留白,所以不会插得很满,而是要留有空隙。在花材方面,枝叶的作用重于花朵。目前这个作品,各种花枝稠密地交缠,已经看不出各自的线条,有种拥塞感,导致视线无法穿过,根本看不到插在后面的花,也就没有了层次感。

  另一个姑娘在老师走到身旁时,拿起了脚边的纸袋,袋中插着各色花朵。难道她是想用自选花材创作?面对大家的疑惑,小姑娘嫣然一笑:“这不是真花,是我自己用超轻黏土捏的。”定睛一看,果然如此。大如碗口的芍药,小如垂珠的铃兰,全都栩栩如生。“我想请教一下老师,能否把这些用到花艺创作中。”罗昕说,这种创意是可以尝试的,只是这几朵花的颜色与当天的花材不是很搭。

  还有一位会员的作品,恰到好处地利用了线秀菊优美的姿态,斜斜地横逸出去。罗昕没有对其做大的调整,只是摘掉了花枝上一多半的叶子,几簇小白花也被摘去了一半。去除了冗余的花叶,枝干的线条突显出来,整个作品顿时显得更清爽了。

  整个指导过程中,罗昕一直在做减法:拔掉整枝的花材、剪掉多余的枝杈叶子,或是摘去几个花簇。她说,新手常见的问题之一就是舍不得修剪花材。但是,插花的目的就是要找到花材最美的姿态,所以要敢于下手,有所取舍。

  另外,造型方面普遍存在的问题是,缺乏前中后的空间关系,各种花材呈扇面状居于一个平面。调整方法是让一些枝条向前或向后伸展,这样层次更加丰富。在处理花材时,可以把位于后部的花材修剪得小一些,在视觉上达到拉长景深的效果。

  罗昕逐一点评每位会员的作品,同时提出修改的建议,边讲边调整。她的手充满了魔力,花材还是那些花材,甚至在叶片花簇都没有变化的情况下,老师只是简单地把枝干的朝向和高低重新调整了一下,作品立刻就飘逸灵动起来。如果把花材比作人,那么在老师调整后,这些花就从只会稍息立正,变得身姿妙曼起来。它们旋转身体、后仰腰肢、偏转脸庞,定格在身姿最为优美的瞬间。

  有些作品中,花材已经被剪得过短,无法按照老师的建议达到高低错落的效果。怎么办呢?罗昕老师用细铁丝,把花材和之前剪下的废弃枝干缠在一起,就像给它踩上了高跷,这样就可以重新修剪成合适的高度了。

  在制作过程中,她经常做一种反复揉捏和弯折花枝的动作,貌似想把花枝窝折,可往往弯折几下之后,又拿起旁边的剪刀直接剪断枝干。那弯折的动作意义何在呢?

  罗昕老师解释,除了修剪,花材还有其他的处理手法。例如弯折揉捏,是为了让花材的曲度更契合造型的要求。因为自然生长的花枝不一定是我们最满意的样子,需要进行调整。各种花材,都可以去修整它伸展的方向和弧度。即使较脆的花茎,也不是完全没有弯曲的可能,比如把花茎捏瘪一点点的时候,就可以形成一定的弯度。

  体验课程结束后,会员们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花艺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教室。正像罗昕所说,对于普通的花道爱好者而言,未必要追求达到某一个高度,在插花的那个瞬间拥有愉快的心情,足矣。

  罗昕:并非如此。池坊花道最初产生时,确实是有限定的对象、时间、场合,比如供佛、祭祀、祈祷,所以古典的池坊花道具有仪式感,并不仅仅是好看。后期,现任家元(掌门人)创立了新的风格,在传统的正风体之外,增加了新风体,更适合现代的居家环境。

  罗昕:花泥不能重复利用,也不环保,因为它很难降解,只是出于成本和携带方便考虑,在体验课程中使用。有一种很好用的插花工具,叫剑山。

  剑山由许多竹针组成。在日本有分别用于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的剑山。把剑山放在花器中,注入水。剑山没在水下,花材底部被剑山的针扎出多个孔隙,吸水更好。保养得当的剑山可以使用十几年。喜欢插花的朋友不妨买上一个,方便自己日常制作小景,装点生活。

  罗昕:如果从学习的角度,光看书是学不到什么的,只能了解理论知识或是用于欣赏名家名作。插花是一种空间的艺术,如果看照片能看明白的话,我就没必要跟着老师学习八九年了。学习的过程,有现场去理解的空间,还有自己操作完老师帮忙调整时的思考,这都是学习。如果光靠看书,往往即使连模仿也无法到位。所以,不建议大家照着书本学习。供图/梁伊伊

本文链接:http://picscanfly.com/yinlianhua/74.html